查处近2万个涉及自然保护区问题,49名厅级干部被问责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12-01 10:16:00] [来源:中国环境报] [点击量:] [关闭]

 

 

各地对于自然保护区工作的重视程度有明显提高。《两办通报》印发后,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政府均高度重视,认真组织学习《两办通报》精神,汲取祁连山事件教训,进一步强调四个意识和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和政治性,高度重视此次绿盾2017”专项行动。甘肃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多次深入祁连山调研、指导整改工作。省长办公会对专项行动进行了专题研究安排,分管副省长对相关工作进行了认真部署,多次听取全省自然保护区自查整改工作情况汇报。河南省政府高度重视中央环保督察和绿盾2017”专项行动,省长担任环境保护委员会主任,4名相关副省长担任副主任,统筹协调并指导开展专项行动。

主体责任更加细化落实,部门间联动协作效能显著增强。大部分地区能够明确责任分工,强化责任落实,各部门间的协作配合程度明显提升。甘肃、辽宁、浙江等省成立了省级层面的自然保护区监管评估联席会议制度和领导小组,有力地推动了各部门之间的协调合作。河南省级相关部门通力协作,组织了联合检查验收组,对所有国家级和部分省级自然保护区进行监督检查和现场核查验收工作。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厅多次向地方政府、各地海洋与渔业主管部门及保护区管理机构发出督察督办文件,派出驻点督导组,并约谈地方政府,有力保障问题整改的逐一落实。宁夏回族自治区有关地市成立保护区环境综合整治前线指挥部,党委、政府主要负责同志亲自挂帅,分管市领导专责坚守指挥,全力推动整治工作。

各地普遍自我加压,大部分地区排查整改态度认真。许多省份将专项行动排查范围扩大至地方级自然保护区,以此次专项行动为契机,全面加强地方级自然保护区的基础工作。青海省将全省11处各级自然保护区全部纳入专项行动范围,克服环境条件恶劣、保护区面积大、人员和装备短缺的困难,完成3472处点位的实地核查,实地核查率达99%。贵州省除按照绿盾2017”专项行动方案要求开展自查外,省级部门还通过暗访、明查,及时坚决查处仍在暗中进行的违法行为。甘肃省紧抓祁连山水电站生态流量保障和矿区生态恢复两大重点问题不放,张掖市新建成了引水式水电站生态流量保障机制和监控平台,实现了全天候、全时段动态监管。矿区恢复治理实施指挥部挂图作战,建立巡查、验收、销号等机制,生态恢复工作取得成效。

制度建设得到有力促进,一批政策法规颁布实施。海南省结合当地实际积极制定规章制度,近年来连续出台《海南省自然保护区条例》《海南省生态保护红线管理规定》《海南省红树林保护规定》《海南省珊瑚礁和砗磲保护规定》等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天津市有针对性制定了《天津市湿地自然保护区规划(2017-2025年)》和《七里海湿地生态保护修复规划(2017-2025年)》等专项规划指导问题整改和生态修复。湖南省林业厅自2014年起启动了自然保护区一区一法工作,已针对全省23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的12个制定并颁布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办法或条例。西藏自治区政府修订了《西藏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办法》《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保护监督管理办法》,对引用上位法不全的问题进行了纠正。

各地对于自然保护区工作的重视程度有明显提高。部分地区通过结合自然资源资产管理,探索建立新的监管体系架构,部分自然保护区管理机构通过利用新的技术手段,提高科学化监管能力,保护成效显著。江苏省委、省政府印发了《关于推进生态保护引领区和生态保护特区建设的指导意见》,对生态保护特区内的自然资源和生态保护实行统一管理和统一规划。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泗洪洪泽湖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正在启动生态保护特区方案的制定。广东省丹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定期使用无人机等高科技手段进行全覆盖巡查。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白头叶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加强与科研单位的密切合作,加大宣传教育力度,增强群众自觉保护珍稀动物的意识,有效发挥了白头叶猴保护区科研教育基地等综合作用,食源植物面积不断增加,白头叶猴种群逐步扩大。

虽然各地在自然保护区监管实践中有不少好的方式方法和鲜活经验,但巡查中还是发现少数地方尤其是部分基层仍存在不少问题,没有将专项行动中行之有效的措施和经验及时转化为工作机制和制度,自然保护区长效监管机制尚未健全。

部分地方政府对自然保护区工作重视还不足,政治站位不够高,仍未将自然保护区工作纳入重要议事日程,开发重于保护的思想依然存在,对违法违规问题追责力度不大,未能层层有效传导压力、充分发挥专项行动的震慑作用。

部分省份未健全绿盾2017”专项行动省级统筹协调工作机制,未按要求建立整改问题台账和整改销号制度,问题底数不清、统计口径不一、整改时限不明;一些保护区内及保护区周边存在的违法项目未纳入整改清单;部分地方还存在与上位法冲突或引用上位法不全的地方性法律法规。

部分违法违规问题整改进展滞后。一些地方政府存在等待、观望的心理,整改力度不大。特别是对涉及矿产、水电、旅游开发等整改难度大的问题,缺乏科学细致的基础工作,还存在畏难情绪。部分已关闭拆除的生产设施生态恢复不到位。

自然保护区还普遍存在警示警告设施缺失,保护宣传教育不足,管护基础设施差、能力弱,管护水平不高等问题。部分保护区范围和功能区区划不清楚,不同部门掌握边界数据不一致。多数地方及保护区管理经费偏少,机构不健全。